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古詩大全 > 唐代 > 李商隱的詩 > 

北齊二首

《北齊二首》

唐代·李商隱

一笑相傾國便亡,何勞荊棘始堪傷。
小憐玉體橫陳夜,已報周師入晉陽。

巧笑知堪敵萬幾,傾城最在著戎衣。
晉陽已陷休回顧,更請君王獵一圍。


譯文及注釋
譯文
君主一旦為美色所迷,便種下亡國禍根,用不著到宮殿長滿荊棘才開始悲傷。
擁有玉體的小憐進御服侍后主的夜晚,北周軍隊進占晉陽的戰報已被傳出。
哪知甜甜的笑足以抵過君主日理萬機,身穿戎裝的馮淑妃在后主看來最是美麗。
晉陽已被攻陷遠遠拋在了后主腦后,馮淑妃請求后主再重新圍獵一次。
注釋
⑴“一笑”句:《漢書·外戚傳》李延年歌曰:“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。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。”此處“一笑相傾”之“傾”為傾倒、傾心之意,謂君主一旦為美色所迷,便種下亡國禍根。
⑵“何勞”句:晉時索靖有先識遠量,預見天下將亂,曾指著洛陽宮門的銅駝嘆道:“會見汝在荊棘中耳!”
⑶小憐:即馮淑妃,北齊后主高緯寵妃。玉體橫陳:指小憐進御。
⑷“已報”句:《北齊書》載:武平七年,北周在晉州大敗齊師,次年周師攻人晉陽(今西太原)。此事與小憐進御時間相距甚遠,此剪綴一處為極言色荒之禍。
⑸巧笑:《詩·衛·碩人》: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萬幾:即萬機,君王紛雜政務。
⑹“晉陽”二句:《北史·后妃傳》載:“周師取平陽,帝獵于三堆。晉州告急,帝將還。淑妃請更殺一圍,從之。”所陷者系晉州平陽,非晉陽,作者一時誤記。更殺一圍,再圍獵一次。
創作背景
  唐武宗后期喜畋獵,寵女色,史載武宗王才人善歌舞,每畋苑中,才人必從,“袍而騎,佼服光侈”。與詩中“著戎衣”、“獵一圍”有相似之處。武宗固非高緯一流的“無愁天子”,但詩人從關心國家命運出發,借北齊亡國事預作警戒,創造了這組詩。
賞析
  這兩首詩是通過諷刺北齊后主高緯寵幸馮淑妃這一荒淫亡國的史實,以借古鑒今的。兩首詩在藝術表現手法上有兩個共同的特點:
  一、議論附麗于形象。既是詠史,便離不開議論。然而好的詩篇總是以具體形象感人,而不是用抽象的道理教訓讀者。議論不脫離生動的形象,是這兩首詩共同的優點。

  第一首前兩句是以議論發端。“一笑”句暗用周幽王寵褒姒而亡國的故事,諷刺“無愁天子”高緯荒淫的生活。“荊棘”句引晉朝索靖預見西晉將亡的典故,照應國亡之意。這兩句意思一氣蟬聯,謂荒淫即亡國取敗的先兆。雖每句各用一典故,卻不見用事痕跡,全在于意脈不斷,可謂巧于用典。但如果只此而已,仍屬老生常談。后兩句撇開議論而展示形象畫面。第三句描繪馮淑妃進御之夕“容自獻,玉體橫陳”,是一幅穢艷的春宮圖,與“一笑相傾”句映帶;第四句寫北齊亡國情景。公元577年,北周武帝攻破晉陽,向齊都鄴城進軍,高緯出逃被俘,北齊遂滅。此句又與“荊棘”映帶。兩句實際上具體形象地再現了前兩句的內容。淑妃進御與周師攻陷晉陽,相隔尚有時日。“已報”兩字把兩件事扯到一時,是著眼于荒淫失政與亡國的必然聯系,運用“超前夸張”的修辭格,更能發人深省。這便是議論附麗于形象,通過特殊表現一般,是符合形象思維的規律的。
  如果說第一首是議論與形象互用,那么第二首的議論則完全融于形象,或者說議論見之于形象了。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,是《詩經》中形容美女嫵媚表情。“巧笑”與“萬機”,一女與天下,輕重關系本來一目了然。說“巧笑”堪敵“萬機”,是運用反語來諷刺高緯的昏昧。“知”實為哪知,意味尤見辛辣。如說“一笑相傾國便亡”是熱罵,此句便是冷嘲,不議論的議論。高緯與淑妃尋歡作樂的方式之一是畋獵,在高緯眼中,換著出獵武裝的淑妃風姿尤為迷人,所以說“傾城最在著戎衣”。這句仍是反語,有潛臺詞在。古來許多巾幗英雄,其颯爽英姿,確乎給人很美的感覺。但淑妃身著戎衣的舉動,不是為天下,而是輕天下。高緯迷戀的不是英武之姿而是忸怩之態。他們逢場作戲,穿著戎衣而把強大的敵國忘記在九霄云外。據《北齊書》載,高緯聽信淑妃之言,在自身即將成為敵軍獵獲物的情況下,仍不忘追歡逐樂,還要再獵一圍。三、四句就這樣以模擬口氣,將帝、妃死不覺悟的昏庸性格刻畫得入木三分。盡管不著議論,但通過具體形象的描繪及反語的運用,即將議論融入形象之中。批判意味仍十分強烈。
  二、強烈的對比色彩。在形象畫面之間運用強烈對比色彩,使作者有意指出的對象的特點更強調突出,引人注目,從而獲得含蓄有力的表現效果,是這兩首詩的又一顯著特點。
  第一首三、四兩句把一個極艷極褻的鏡頭和一個極危急險惡的鏡頭組接在一起,對比色彩強烈,產生了驚心動魄的效果。單從“小憐玉體橫陳”的畫面,也可見高緯生活之荒淫,然而,如果它不和那個關系危急存亡的“周歸入晉陽”的畫面組接,就難以產生那種“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”的驚險效果,就會顯得十分平庸,藝術說服力將大為削弱。第二首三、四句則把“晉陽已陷”的時局,與“更請君王獵一圍”的荒唐行徑作對比。一面是十萬火急,形勢嚴峻;一面卻是視若無睹,圍獵興濃。兩種畫面對照出現,令旁觀者為之心寒,從而有力地表明當事者處境的可笑可悲,不著一字而含蓄有力。這種手法的運用,也是詩人巧于構思的具體表現之一。

唐代李商隱李商隱(lǐ shānɡ yǐn)
  李商隱,字義,號玉溪(谿)生、樊南生,唐代著名詩人,祖籍河內(今河南省焦作市)沁陽,出生于鄭州滎陽。他擅長詩歌寫作,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,是晚唐最出色的詩人之一,和杜牧合稱“小李杜”,與溫庭筠合稱為“溫李”,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、溫庭筠格相近,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,故并稱為“三十六體”。其詩構思新奇,風格秾麗,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,優美動人,廣為傳誦。但部分詩歌過于隱晦迷離,難于索解,至有“詩家總愛西昆好,獨恨無人作鄭箋”之說。因處于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,一生很不得志。死后葬于家鄉沁陽(今河南焦作市沁陽與博愛縣交界之處)。作品收錄為《李義山詩集》。
pk333彩票 金马彩票 | cp彩票 | 916官方彩票 | 章鱼彩票 | 极彩网 | 滴滴彩票 | 58福彩 | 乐赢彩票 | 鼎盛彩票 | C868彩票 | 重庆时时彩大师 | 辉煌国际彩票 | 环彩网 | 王者对决彩票 | 豆玩28彩票 | 三分时时彩 | 葡京彩票 | 杏彩168彩票 | c39彩票 | 金牌彩票 | 中大奖彩票 | cpcp彩票 | 红旗彩票 | 达令彩票 | 乐合彩票 | 彩九彩票 | 赢发彩票 | 彩牛彩票 | 乐游彩票 | 808彩票 | 热购彩票 | 818彩票 | 彩宝彩票 | C868彩票 | 金利彩票 | 彩01彩票 | 乐赢彩票 | 时时彩宝典 | 天际彩票 | K5彩票 | 利盈彩票 | 红鹰彩票 | 乐赢彩票 | 云彩宝彩票 | a8彩票 | 乐都彩票 | 盈彩彩票 | 盛宏彩票 | 萬利彩票 | 全民彩票 |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| 亿彩彩票 | 万国彩票 | 人人彩票 | 新天地娱乐 | 乐彩网彩票论坛 | bbin彩票 | 三分时时彩 | 易发彩票 | 立彩彩票 |